六合宝典免费资料大全

一剑画天_第一百一十三章 预见_武侠·仙侠小说阅
更新时间:2019-09-16

  声响是一艘巨大的渡船,很大,非常的大,而且它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完全像是一艘渡船。

  “这是……一只鱼吗?”唐谦只是刚刚从屋中越出,爬上了贺家大院的院墙,就不动了,夏语冰和一生和尚紧随其后,夏语冰看到之后不禁感叹。

  这是一只活生生的鱼,和那些在水中可以看到的金鳞其实相差不大,唯一的差别在于体型,这是一只鲤鱼,可是它上面修建了亭台楼阁,甚至有一些山石,夏语冰有些不确定,不过她隐约在这只鱼的鳞片之间看到了水流,这只鱼在不出现的时候或许会在某处山涧中休憩,所以它的身体有很多地方都被泥土包裹——说是泥土是如果这是一只正常大小的鲤鱼,可是在这只鱼身上那些土块就是小山。

  “你猜猜这是哪家的?”唐谦问道,然后他自己就已经回答了:“最有可能的就是正一,鲤鱼或可化龙,又亲水,本身就有一定的道理——我说的是正一教的那个道,理。”唐谦耸了耸肩:“而且我猜万花宗不会如此招摇。”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一个悠远的铃声,这种铃声其实唐谦听到过,是在司马那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马车上,八角铃铛,这声音很像,可是更大,因为此时此刻整个神都都能够听到。这是一辆巨大的马车,车架前面没有马,却自己向前前行着,马车的车架上挂着两个铃铛,正是那八角铃铛,唐谦对于这个铃铛之前其实不是很了解,后来在五年中又一次看到相关的古籍,才略微知道一些。

  这是乾坤铃铛,八角在外,外方内圆,其实是一种上古时期的小东西,专门用来定位不同的空间,就像是酆都和云州两地,之间的定位,如果有八角铃铛和一个可以破开空间的法宝——比如说一具非常好的车辇,那就是专门用来旅行不同空间的绝佳的座驾了。

  可惜这种车辇现在几乎不可见了,只有一些八角铃铛留存,唐谦认为当时的司马就是通过这个八角铃铛研究出如何定位空间的,可惜现在他就算是想要问一问司马,也没有人回答他的推测是否真实。

  而八角铃铛另外的作用和现在的一些清心铃铛是一样的,能够让修士的心神安定,利于修行——这种铃铛最大的作用现在反而没有人去用,而是最细枝末节的笑用途,被人津津乐道——毕竟在中州,有一些很有趣的风气。

  这个东西够大,比如能够让整个神都都听到,那这个就是好的,这不是大夏风气,而是整个中州都有的一种奇怪氛围。

  这马车已经到了城外,它是如此的大,唐谦他们只是站上了贺家院墙就能够看到这像是一个小城池一样的马车。

  马车上雕花精致,甚至隐约可见其中另有乾坤,唐谦去过司马的马车,其中好像有另外一个世界,是有另外一个空间的,更大,更宽敞,而这马车显然也是如此。

  因为好像要应和唐谦说的这句话,又好像是已经要撞上城墙了,那马车倏地腾空而起,轮子之前被修士法力铺就了一道鲜花道路,花瓣在马车走过之后缓缓的消散,而这条道路遥指空中最高的那鲤鱼渡船。

  唐谦笑着说道:“一个个的都是吃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来的吗,各个都这么喜欢显摆自己。”

  “评花在此,欢迎诸位到来。”这个声音唐谦没有听过,但是总会有人听过,这个人唐谦没有见过,可是他知道这人一定是长生仙人的又一层身份。

  一个宫装女子站在空中,她脸上有一个斗笠,斗笠和宫装,好像很不搭配,可是再她身上的气质,让她站在那里,好像就是合理的。

  她已经站立在了大鱼旁边,随手一挥,空中竟然出现了一处若隐若现宛若海市蜃楼的亭台楼阁,若隐若现,这片亭台楼阁是如此的大,好像堪比半个神都。

  这就是评花榜的场地,那鲤鱼渡船停在半空,要是动弹一下其实是很巨大的动作,可是也缓慢一些,反而后来的马车更快,先一步已经到了那片悬浮在空中的楼阁之前,然后就像是撞入了一层水纹,消失不见,那大鱼低吼一声,整个神都都在震颤,看来是有些不满。

  “他们一个个的真无聊啊。”这个声音唐谦听到之后一机灵,因为这个声音昨天出现的时候,他们正在神都街头一同行走。

  唐谦回过头来之后就发现她也坐在这院墙之上,唐谦很吃惊,因为旁边还有一生和尚,还有夏语冰,可是长生仙人将自己保护了这么多年的样子竟然就如此暴露出来?

  这是修士修为近乎通天的时候才能够做到的,在云州的时候,遁甲一派通过阵法也能够做到,可是长生仙人的范围更加的大,而且更加的随意。

  夏语冰和一生和尚都不能动了,唐谦低头一看,自己的衣襟上多了一个自己没见过的符文,这或许就是自己还能够动弹的原因。

  长生仙人刚刚还坐在唐谦不远处,此时已经和唐谦脸贴着脸了,鼻子和鼻子之间好像都不能有任何的距离,略微矮一点的长生仙人漂浮半空,看着唐谦,唐谦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个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女子的呼吸——她原来也是要呼吸的。

  长生仙人说道:“这个时候能见到一个朋友挺好的。”她回过头,指了指那巨大的鲤鱼。

  唐谦顺着手指看到了那鲤鱼的鱼鳍的位置,有一个黑点,很不起眼,可是那鲤鱼千百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鳞片竟然正在以一个非常缓慢的速度,腐化,干枯。

  长生仙人的法术不是完全能够定住这一切的,所以她又感叹了一句:“这一刻如果再长一些,就好了。”

  长生仙人竟然很洒脱的又转过头看向唐谦:“这是一个设计我的局——很大,比你眼睛能够看到的部分还要打,还要复杂,而光是眼前的这一切,我所会的很多法术已经尽数施展,可是却没有用,比如那鲤鱼马上就会无比痛苦,因为这和那些袭击渡船的奇怪情况是一样的,就算是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只知道‘它们’吞吃法力,吸食精气,生机,或许是某种法术,或许是某种上古异种,所以那只鲤鱼会失控,我会上去施救,要不然这东西砸到了神都,再跳两下,翻个身,神都或许就不见了,大夏王朝的皇族估计也能死个一干二净。”长生仙人指了指一个方向。

  那边是一座皇宫,朱红色的墙壁,金碧辉煌的大殿,此时在那空中的亭台楼阁相映衬下,显得有些土里土气,甚至有些老旧。

  而现在一辆金色的,寻常大小的马车正从其中飞出,里面坐的一定是当今大夏的皇帝,评花榜,不只是修士的盛事,凡人亦可参与其中,对于大夏王朝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情,能够见到如此多的修士,对于王朝来说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所以我一定要先一步把这头大笨鱼送到我的那片楼阁中去,那是一片小天地,我自己的,不过不需要我在就可以张开。而此时对于我的手段就要开始了,避无可避,因为冥冥之中气机自有牵引,我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来的古怪玩意,可能是什么上古修士的遗址吧,反正是一支箭,我自己掐算的是一支箭。”

  长生仙人接着说道:“我知道你可能会告诉我一些你逃命的办法,比如身外身,我能够修出三百二十七具身外身,可是那一箭足以破坏我体内生机平衡,生死之间,非生既死,我所谓的长生的法力都会换化为杀死我的毒药,那是必中的一箭,所以就算是我用分身逃命,又能够逃多远?”

  长生仙人笑着说道:“我想应该是已经有了定数,这种事情别人会算,我也会算,而且我们算的都很准,事情已经确定了,就算是我逃离的比我的法力更快,这个时候城中已经有了整整三位和我境界相似的修士,平时好说一些,但是从那大鱼翻转开始,我身体状况就不可能和他们一战——不过他们要的就是无声无息的杀了我,他们知道长生仙人和评花榜举办者评花乃是一人,可是只是少数,一会我也不会和他们大战一场,避而不战的是他们不会是我。”

  “他们需要我突然消散,这是长生仙人经常做的事情,就算是发生了也是我走了而不是我死了,他们的存在只是在出现那万一的变化的时候再出手。”

  如果长生仙人不去管那只鱼,大鱼翻身,神都倾覆,这些因果大概都要算在评花榜举办者,也就是长生仙人身上,凡人生灭亦是生灭,所以这会很糟糕。

  就像是唐谦那个时候会因为杀了司马而遭受雷劫,长生仙人这么重的因果或许也会如此,她从未经受过雷劫,于是乎如果过了雷劫,依然是必死之局,三个同境界的修士在等着她。

  唐谦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这说明长生仙人要走了,唐谦只是问了三个字:“为什么?”

  长生仙人笑了,说的不是大夏官话,而是有些偏远的方言:“你还是我认识那个脑壳蛮聪明的娃子嘛。”她低语一声:“修士一生,杀人被杀,都是自然而然。”

  她的法术同时限制着那三个同境界的人,已经很吃力,尤其是那巨大的鲤鱼,太大了,所以若是翻身,便是无法继续限制,她拍了拍唐谦的肩膀:“漫漫长路,自当远行。”